一个外国人目睹清朝刑场砍头,发现围观群众在欢呼

内容:古代历史及古代人物故事,近现代历史及近现代人物故事,历史评论,历史研究与考证等。

一个外国人目睹清朝刑场砍头,发现围观群众在欢呼

帖子水星 » 2018-09-12 0:39

小编最近看到一本外国人记录清朝的书,名字叫《龙旗下的臣民》。这本书的作者是两个英国人,一个是在中国奔走了三十八年的传教士,一个是专门研究远东问题的学者,这本书是这两个外国人对于晚清时期各个方面的记录。

其中小编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就是他们记录清朝刽子手砍头。虽然这些血腥的画面在古装电视剧里看到过不少,但看了这两个人的亲眼记录,真实得有点可怕。但最可怕的并不是砍头这件事,而是围观群众们的反应。

一个外国人目睹清朝刑场砍头,发现围观群众在欢呼,留下一句评价

广州沙面租界区

行刑地点是在广州沙面,时间在下午四点半。四点的时候,大街上已经是人头攒动了,人们都在等着那一刻,就好像在期待一场表演一样。人们的脸上没有恐惧,只有期待。

到达刑场的时候,外面有一个巨大的木门,门口站着一些士兵把守。士兵站在外面,拒绝闲杂人等进入,也就是说不让看。

作者写道:“如果你相信这些士兵口头上说的,你会认为他们宁死也不会让你进去,但只要亮出几个硬币,奇迹就发生了,他们为我们打开了大门。”

大门打开时,人群全部涌了进去,士兵们根本无法阻挡。

刑场是一块空地,大约50码长,十几码宽。昨天刚有一位住在这里的制陶手艺人在这里晒陶器,今天就变成了刑场,等到明天它又会恢复原来的用途。地面非常脏,挤满了围观的中国人,这两个外国人被挤到了广场中央,离行刑地点只有不到四英尺的距离。

这时,大门突然打开了,一队衣衫褴褛的士兵在前面开路,带着一队罪犯进入刑场,人群中发出了阵阵欢呼。

s01.jpg


清末外国人拍摄的押送囚犯场景

罪犯带着手镣和脚镣,刽子手就站在旁边,指挥众人把罪犯放在不同地点。刽子手没有专业服装,和一般的苦力没任何区别。罪犯的辫子上都插着一根竹片,上面写的是行刑许可。

罪犯一共有15人,刽子手把他们分成两排,面朝同一方向。这些罪犯是什么表情呢?作者说:“所有罪犯都无动于衷,只有一个人除外,他或许已经被鸦片麻醉了。他在引吭高歌,直至人头落地的那一刹那为止。”

现场的刽子手一共有两个,罪犯排好位置后,一个刽子手负责选一把好刀,另一个刽子手负责把罪犯头上的竹片拿下来。一切就绪后,准备行刑了。对于砍头的过程,作者是这么记录的:

“刀已经举起来了。这是一把需用双手握住的大刀,刀身很宽,刀背极重,刀刃犹如剃须刀片一样,十分锋利。它在空中停留了有一秒钟,此时刽子手已经看准了准备下手,随后它就落了下来。根本就没有特别用力,只是让它自然地落下,并且落得很慢。当它到达这个罪犯的脖子上时,它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下落。它可怕地缓慢地砍开犯人的脖子,而你只能从瞬间的恍惚中,依稀记起人头突然落地,之后轱辘辘地往前滚。霎时间只见令人眩目的两注猩红的鲜血喷射了出来,划了个弧线,溅落在地。然后血流如注,蔓延在罪犯身边的土地上。屠刀刚刚落下,另一个刽子手就“嗬”的一声把罪犯的尸体往前一推,尸体立即瘫倒在地。”

在这个短暂的过程里,作者特别记录了三类人的状态——围观群众、其他罪犯和作者自己。

作者本人的心态是这样说的:“我不想描述此时此刻的情感:可怖,强烈的厌恶感。希望你没有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方,想到你将被溅得满身是血而浑身战栗,而同时你又是如此地着迷,以致你努力睁大眼睛,生怕错过了任何细节。”

当一个罪犯被砍头时,其他罪犯的反应是:“全场突然间死一般寂静,其他的罪犯都抬起头,伸长脖子往前看。”

而在这个血腥的过程里,心态最好的就是围观群众了。作者记录说:“在场的每个人都发出一声“哦”的欢呼,以表达他们有幸见到这完美一刀的喜悦心情。”

s02.jpg

这只是第一个倒下的人。没有任何间隙,刽子手跨过尸体,走向第二个人,举起屠刀又是人头落地,人群中又发出一阵欢呼声。然后不断地重复。

作者说:“有两件事情深深地触动了我:一是整个过程是如此残酷的真实,二是一个人的头竟能如此轻易地被砍下来。从总体上看,整个过程就像一大群猪被赶进屠宰场,然后被杀死。”

可是,当砍到第七个人的时候,出了点意外。不知道是刀钝了还是刽子手走神了,第七个罪犯的脖子只砍了个半开,已经血流如注,但头还没掉下来。而刽子手也没管,迅速换了一把刀,走向第八个罪犯。最后,当所有罪犯的人头都落地时,第七个罪犯的人头还挂在身体上晃动,刽子手才走回来把他的头砍了下来。

在这整个过程里,作者看到的是“每个罪犯都带着可怕的动物般的好奇,看着在他前面的人被砍掉头颅,然后自己再把头伸到屠刀之下。刑场的血已经有脚踝深了,围观的人群在欢乐而疯狂地叫喊。”

在最后一颗人头落地的时候,人群迅速散去,只有几个调皮的小孩围着这些尸体玩耍,互相把对方推到血泊里去。尸体被扔到池塘里,头被装在罐子里挂在周围的墙上,这里已经挂了不少人头了。

这就是两个外国人记录的一场大清朝行刑的见闻。而在最后,作者还和刽子手简短交谈了几分钟。

作者说:“他告诉我,当刽子手并不是他的职业,这只是一份临时工作,换点外快花花而已。但现在这个工作已大不如前了。先前他每砍一个人头,就可以获得两元钱,现在却只能得到半元钱。在这样的一种价格下,当刽子手是很不划算的,但好在这项临时工作花不了多长的时间。”

最后,作者问刽子手:“我可以买下你的这把刀吗?”

刽子手说:“当然可以,九元。”

在整个记录的最后,作者说了这么一句话来结尾:“今天这把刀还挂在我的墙上,它时时提醒我,不要轻信我所读到的有关中国文明已经进步的文字。”

水星
明春会员
明春会员
 
帖子: 3706
注册: 2012-08-14 18:01
手頭現金: 25,492.00

回到 以史为鉴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6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