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不住的底线(下)

内容:国内外新闻,新闻人物,时事评论,财经评论,对社会各种现象、道德状况、文体娱乐等方面的议论,杂谈,等。

守不住的底线(下)

帖子水星 » 2018-06-21 14:09

王尚一


中国体制正在崩解,后果远超前苏联加委内瑞拉,全世界将目瞪口呆。

金融系统是体制生存的基础,也是体制崩解的核心环节。中国体制通过金融系统,打垮国内经济,加速外储消耗,最后走上绝路。随着特朗普风暴席卷世界,体制后知后觉提出守住底线,但显然守不住,加上体制制造的能源危机,推动体制快速崩解。

崩解主要分以下几部分:一、实体经济末日,社会长期收入的基础被摧垮;二、民众储蓄被鲸吞,如存粮被劫;三、外汇加速流失,中国经济四面楚歌;四、守住底线与政策大逆转,体制垂死挣扎;五、金融系统全面垮塌,即国家破产。

实体经济走向末日

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假冒伪劣肆虐。真实经济的基础不复存在,中国经济从根上崩溃。

我在《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中通过金融指挥棒、吸金器和国际金融等三个部分,分析实体经济走向末日的主要力量。在金融的强大力量作用下,实体经济末日已经成功实现。

在金融指挥棒方面,通过汇率、人民币超发、贷款导向、支持房价暴涨等手段,断掉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并且不断压榨实体经济的利润,让实体经济从盈利走向亏损。在吸金器环节,体制通过地方政府、国企和金融创新等手段,导致实体企业提供产品和服务后血本无归。

在国际金融方面,美联储带头,主要国家货币超发,发达国家中产阶级迅速减少,贫富分化严重,导致对中国产品的需求不断减少。同时,由于中国生产成本不断提高,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进一步压缩国际需求,中国外贸持续走下坡路。

随着实体末日,假冒伪劣横行。我在《实体末日》中有分析,只有假冒伪劣才能获得生存空间,包括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仿冒国际品牌、盗用国外技术、违反专利等。

实体末日意味着真实经济的基础崩溃。今天的中国人,用假钱买假货过假面人生,假装现世安稳,共同吟唱忠诚的赞歌。实际上,实体末日说明体制经济正从根上崩解。

贪婪的民众被榨干

体制通过金融创新,鲸吞民众储蓄。中国经济兵败如山倒,金融系统失去生存基础。

我在过去的多篇文章中,多角度分析过中国体制设置的金融骗局,想方设法诱导贪婪的愚民进套。体制大规模推出各种金融创新工具,大力支持各种民间创新。体制的金融创新涵盖各个层面,支持全社会无死角的金融操作。最终,贪婪的民众资金被榨干,金融系统也自作孽不可活。

在地方体制层面,通过银行理财、民间高利贷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手段侵吞民众储蓄。在地方体制负债累累的背景下,银行为降低自身风险积极推出理财产品,引导民众把储蓄存款转为理财,民众的储蓄被银行和地方政府合作鲸吞。地方体制还单独操作,主持或支持民间高利贷,支持各种传销活动,从中获得巨额收益。比如泛亚和e租宝,就是地方政府主导,主要资金直接流入地方政府。南京钱宝网等高利贷以及各类互联网金融,也都是地方政府支持纵容,相当一部分资金通过房地产等渠道间接流入地方政府。

在民间层面,体制铺天盖地宣传创业创新。在实体经济走向末日的过程中,体制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尤其是支持大学生创业。由于实体艰难,大量经验丰富的实体业主离场,体制必须鼓动既有钱又无知的群体进入实体,既支持经济运转维持高房价和高房租,又创造就业,充满幻想和盲目自信的大学生无疑是最好的接盘侠。掏出仅有的资金甚至东拼西凑,亏光一波,倒掉一波,再来一波,民众在创新创业里前赴后继,生命不息,追梦不止。

在国家层面,体制以股市大牛市规模化割韭菜。2015年中国股市大牛市,吸引上亿投资者,以及上万亿配套杠杆资金,共同火爆炒作。无数在艰难实体中挣扎的老板,毅然缩减或者干脆关掉工厂,投身股市。股灾后,一地鸡毛。

体制又操作楼市挖韭菜根。2015股灾后,体制以涨价去库存掀起楼市新高潮。涨价去库存从一线城市开始,逐渐蔓延到二三四五线城市,并且深入到县镇。私企老板、中产人群、以及稍有实力的农民,掏出全部储蓄,再挖空心思借贷,争先恐后抢抓最后的接盘机会。

中国经济兵败如山倒。实体经济像战争中的正规军,以组织化成建制的方式作战,攻下更多地盘或者坚守阵地。随着实体经济末日,正规军被打垮。创新创业则如散兵游勇,自带干粮推着小车上前线。当成建制的部队被打残进而消灭,游击队必然快速消亡。股市和楼市的启动如核弹发射,核平绝大多数剩余实体。

实体经济是被体制消灭。中国实体经济不是被国外竞争打倒,也未遭国外政府围剿,而是被体制通过金融系统加上各种税费暗中打垮。体制再发动各种金融创新,大量消灭居民存款,降低民众消费能力,让负隅顽抗的实体更加困难。股市和楼市把居民消费和企业一起消灭,最终创造出新的赤贫社会。

金融系统失去生存基础。实体经济末日让金融系统失去大量且稳定的现金流来源,对金融系统造成严重打击。民众储蓄被挖空且高负债,金融系统的资产基础崩溃,金融系统面临生存危机。

留不住的外汇

随着外汇加速流失,中国官方承认体制崩溃,随后陷入特朗普制造的四面楚歌。

外债是中国的死亡线。1990年代后,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赖外资。外资不断进入中国,支持外贸增长,支持中国就业和印钞,中国体制才得以生存。中国通过外储系统操作,显得外储越来越多,貌似越来越富,但外储资产的背后是不断增长的真实外债,且负债规模越来越庞大。一旦无法支付外债,中国立即财政破产。

对美负债是外债红线。中国体制对内对外都是高负债,外部对美欧日韩等发达国家欠下巨债,内部对各类私营经济体欠下巨债。中国体制可以用改变规则的方法消灭大部分外债和内债,只有对美国的欠债不敢一笔勾销。中国欠美国的钱最多,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外汇加速流失。随着体制加强金融操作,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中国的外汇收入不断减少,而流出不断增加。2014上半年,中国从外汇流入国变成外汇流出国。体制以多得成负担的外储为杠杆,竭尽全力印钞和放贷,股市和楼市先后大跃进式炒作,加剧外汇流失。

体制面对外汇危机反应迟钝。2016年是外汇出逃年,权贵、大户和中小散户集体行动,体制年底决定自2017年初收紧外汇。2016年12月,美联储加息。2017年3月,美联储继续加息。美国经济快速恢复活力,股市和楼市受到支持不断上涨,进一步刺激资金回流美国。中国体制在美联储3月加息后推出房地产新政,收紧外汇出逃。

体制被迫提出守住底线。2017年6月美联储再度加息,美国经济形势越来越好,大企业不断宣布对美国大规模投资,股市不断上涨,楼市甚至卖断货,美国对资金的吸引力越来越强。反观中国,实体经济没有最差只有更差,股灾和暴力救市后股市半死不活,3月楼市新政后楼市塌方式崩盘,京沪率先下跌,幸运的出逃者把资金转移出境参与火热的美国经济。体制终于认识到生存危机,在7月召开的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守住底线就是明确不让外汇跑光。体制内的技术官僚清楚,外汇不仅是中国金融的基础,更是实体经济的基础,最重要是粮食和石油的基础。所以危急时刻,中央通过金融操作阻止资金外流,保护外储。在国内金融方面,中央严厉卡断房贷,进而对资金外流采取超级严厉的打击措施。在国际金融的外汇层面,体制采取几个措施:1、要求在境外投资的权贵公司甩卖国外资产,资金汇回国内;2、利用中概股公司在美国股市圈钱、债市借钱,资金汇回国内;3、增加香港债务,为大陆外储输血。

没人意识到,2017年7月是体制崩溃的第一步。在此之前,中国体制在政治外交和经济金融上都高歌猛进,突然提出守住底线,意味着经济金融大溃败,只能收缩。而体制在政治上仍然坚信大国崛起,中国将赶超美国成为未来的世界领袖,所以体制在外交上,一方面与欧日等发达国家联合,试图与特朗普风暴对抗孤立美国,另一方面中国加强与亚非拉等落后国家的关系,以获得石油和其他原材料的保障。2018年元旦,中国最高领导人重申,中国将成为世界新秩序的领导者。中国经济金融的大溃败与政治外交的高调扩张,造成体制内部的深度割裂,是体制整体崩解的第一步。

体制整体崩溃表现在金融系统无法支持体制运转。从古典经济学开始,一直都是政治经济学,即政治与经济密不可分。马克思进一步强调,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决定政治上层建筑,政治再制约经济。随着经济发展,金融业成核心环节,维系经济与政治。在过去,中国金融不断通过操作给政治和外交的扩张提供支持,包括中国体制日益强大,对外的金钱外交和未来的一带一路。突然之间,金融提出守住底线,即面临系统崩盘,金融崩盘的根本原因是实体经济走向末日。金融系统崩盘,把大国崛起的政治体制挂成空中楼阁,更把世界领袖式外交幻化成海市蜃楼。

更严重的是,特朗普政府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对中国的态度一度友好,这个姿态让中国体制产生错觉,为体制对特朗普的威胁兼欺骗战术取得成功而沾沾自喜。税改实现重大突破后,特朗普很快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把中国视作战略竞争者。特朗普在国际和国内场合都把中国视作竞争对手,一是中国在经济上严重威胁美国利益,包括偷盗知识产权、不诚信和设立大量贸易壁垒以及政府提供不合理补贴等,二是中国野心勃勃要做世界领导者,威胁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美国除了保持无与伦比的军事力量外,还必须以强硬的政治、经济和金融手段,保持全球领导者身份。

特朗普绞索快速收紧。美联储不断加息缩表,美国资金不仅不再大量外流,还大量回流美国。税改通过后,特朗普的官方立场明确,开始收紧绞索。特朗普政府首先推动美元贬值。2018年1月,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到6.3,当月升幅超过3.5%,比最低时接近7的水平升值10%。中国出口商一片哀嚎,外贸型企业大规模停产,而美资从中国回流获利更多。特朗普还正式实施贸易制裁措施,并强调将采取针对中国的大规模贸易制裁。

特朗普绞索与四面楚歌异曲同工。垓下之围,汉军四面游走,说着亲切楚言,唱着哀伤楚歌,呼唤楚军官兵回家,母亲妻子等着你们。特朗普绞索则深情呼唤美元回家,美国人民等着你们。

美资回流是中国经济的夺命索。中国外汇已然危急,游资继续从中国流出,实体企业出口创汇被压制,境外融资能力急剧降低,中国体制只能采取日益严厉的外汇流出管制。但外汇流出毕竟不能卡死,中国外储必然见底,无法还钱给美国,届时美国对中国将全面封锁制裁,欧日韩跟上,中国经济不可避免地破产。

政策大逆转

体制虽然提出守住底线,但茫然无措。几个月的酝酿和整合后,体制决定依然采用自己熟悉的方式操作,刻舟求剑。

体制提出空泛的守住底线后,并没有相应的政策措施,系统性金融风险和底线都没有清晰定义。具体操作上,除紧缩房贷外,其他都是空泛的指导性意见。这表明,中央体制意识到形势变了,但不知道变到什么程度。各部委和地方体制仍热火朝天地惯性操作,丝毫不看中央的眼色。

几个月后体制内两个主要派系共同制定出可执行政策。体制内由两个主要派系制定政策,一是中共传统派,二是技术官僚。传统派生长于1976年前,即思想知识和物质都极其匮乏的时代,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愚昧的时代之一。传统派最熟悉的模式是各种运动,比如全民大炼钢,上山下乡。技术官僚则擅长1990年代后的血汗工厂模式。血汗工厂依赖低智和凶残,对自然环境和奴工残酷压榨,走断子绝孙路,赚断子绝孙钱。面临危机时,一方面砍掉非体制核心群体,另一方面加大对血汗工厂的压榨。两个派系的力量组合起来,守住底线的政策初步形成。

政策主要包括几部分:第一,对外交,中国既反对美国,又要美国支持中国。传统派说,中国将赶超美国,夺取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抢占美国的势力范围。技术官僚说,中国经济需要美国,离不开美国的支持。传统派对美国一无所知,争取美国支持的动作由技术官僚执行。技术官僚延续克林顿时代的做法,去美国找华尔街和大企业,并想方设法找门路给特朗普个人输送好处,妄想特朗普支持中国。

第二、对外资,中国既要压榨外企,又要对外资流出关门,还要热烈欢迎外资来中国。中国经济状况日益恶化,体制不断对外资采取措施,从油水充足的外资身上榨取更多税费。当外资想离开,中国就采取外汇管制,后来声称以人民币结算。与此同时,体制宣布对外资更大程度开放,欢迎来到市场广阔的大中国。

第三、对整体经济,既要宣传市场经济,号召民众的自主创业,又要强化计划经济比例,增强体制垄断的剪刀差。随着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体制能剪的羊毛和能割的韭菜越来越少,通过各种计划垄断方式打压私企和外资,支持体制单位低价买进高价卖出,以保障体制利益。

第四、对实体经济,既要大力宣传营改增给企业减税,又要对实体暗中增加各种税费。在特朗普税改吸引制造业回流美国之际,体制既提出高质量发展,又鼓励假冒伪劣,把山寨当创新。

第五、对体制内,既要对体制单位甩包袱减轻负担,又要提高内部计划经济比例,保持体制对经济和社会的控制。尤其在国内金融行业、基础原材料、流通和出口生产等领域,体制试图提高控制能力,断胳膊断腿求生。

第六、对体制外,既要民众下乡创业,又要建立合作社系统。城市经济已经无法维持,强压农民回乡,从事更低附加值的劳动,包括把血汗工厂转移到落后地区,鼓励农业生产,向半小农经济回归。在县域和农村建立合作社系统,强化体制对县域和农村经济的控制。

政策看起来很美,但存在致命问题,那就是体制过于一厢情愿。在政治上,中国体制正在崩溃的路上狂奔,拿什么与美国争霸?体制以为可以收买到特朗普,全然忘记特朗普不是克林顿。在经济上,体制加强对外资的压榨,阻断信息渠道,并对外资关门打狗,还期望外资流入中国。在民意上,绝大部分笃信体制的人已被榨干,少数持有较多现金的清醒富人正绞尽脑汁换汇,对体制描绘的美好蓝图无感,不进圈套。

政策对触动体制利益隔靴搔痒。守住底线意味着对体制彻底肢解、缩减和重组,才可能有一线生机,而上述政策中体制把便宜占尽,比如想让美国、外资和民资都为中国体制服务,唯独不想对自己动大手术。中央缺乏大刀阔斧的意愿和意志,权贵希望砍掉别人保住自己,中下层体制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守住底线。 ???????????????????????????????????????????????????????????????????????????????????????????????????????????????????????????????????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体制的既要又要还要,根本不可能实现。

体制全面崩解

中国金融系统正在快速塌方,体制正在全面崩解。

大多数人不能理解金融系统性崩溃,但若有心,轻易就能看到金融系统各环节的爆破。比如,海航的流动资金枯竭,上万亿贷款理财股票基金等资金风险全面暴露,长期号称零不良贷款的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曝出775亿黑洞,南京钱宝网高利贷爆破引发南京和周边地区千亿以上的民间高利贷倒闭,互联网金融大量跑路,大量理财和债券到期产品违约,银行全面抵制大规模债转股,股市频现闪崩跌停,大量股票接近甚至低于抵押贷款线威胁到银行资金安全……以上只是冰山之角,但足以反映金融系统多领域和多层次的连环崩溃。

国内金融系统全面快速垮台。金融系统各领域连环崩溃,金融危机已经爆发,只不过体制通过限制媒体报道和系统分析淡化金融危机。在金融危机中,如果实体经济健康发展,能很大程度上承受冲击。但在中国,体制是通过金融系统,以各种手段和方式推动实体经济走向末日,然后爆发的金融危机。而且,中国的金融危机不是少数领域的危机,而是各层级、各领域、各环节集体爆发危机。在实体末日的背景下,处处爆发的金融危机,即是整个金融系统垮台。

体制无力阻止大势。2017年12月,体制采取更加严厉的资金措施稳定金融系统。2018年1月,体制进行超大规模的贷款(传闻2.7万亿),但除了通胀加剧股市指标股上涨之外,并没明显效果。与此同时,美联储加码缩表,美元对人民币大幅贬值,特朗普开始对中国具体采取贸易制裁行动。体制被迫急刹车,随即A股开始暴跌。在其他金融环节,收紧贷款也产生直接影响,金融系统完全失去自我运转能力,大势已去。

随着金融系统垮台,体制随之土崩瓦解。每个体制单位都对应相关金融环节,接受相应金融部门的资金支持。当金融系统各部门各环节连锁爆破,各体制单位即失去相应资金来源。由于大多数体制部门都债务压顶,没有资金来源马上瘫痪。如果中央不及时救援,各单位将不听中央指挥,铤而走险以求自保。各单位各自为政,必然爆发严重利益冲突,进而发展成不可调和的敌我利益矛盾。至此,体制内部完全失控,分崩离析。

必须再强调的是,实体末日意味着经济上山穷水尽。如果实体经济能健康运转,甚至部分健康运转,体制内部的敌我矛盾即使非常尖锐,还可通过压榨实体延长寿命。然而实体已死,特朗普政府又促使美资回流,体制家底吃尽当光,还欠下巨债。没有实体经济,体制无可压榨,只能等死。

能源危机使形势雪上加霜。体制终于正视中国的环境危机,2017年推进环保风暴。从整体的合理性角度,环保风暴首先应该关闭资源消耗和污染严重的国企,但体制为了自身利益,假装看不见胡作非为的国企,只整治私企和民众,关闭私企和煤改气成主要手段。 2017年,华北地区实施大规模突击式改造,压缩取暖煤生产和消费。由于煤改气的推广规模过大过快,脱离中国多煤少气的国情,以至于燃气严重供应不足。进入取暖季后,出现更严重的气荒。西南、东南甚至广东等地,牺牲当地的工业生产,减少各种燃气消耗,以支持北方。

小冰河期加剧能源危机。地球进入小冰河期,冬天变得极其寒冷。2018年1月寒流多次南下,全国气温骤降,用气用电需求大增。燃气和煤的低库存推高价格,创出历史最高价。 如果小冰河期趋势过强,寒冷时间将延长,气荒煤荒将迫使更多燃气和燃煤锅炉停转。届时,不仅工业生产大范围停工,居民生活也受很大影响。能源危机进一步提高社会成本,加速体制崩解。?

中国体制崩解的后果将远超前苏联解体和委内瑞拉。前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是各加盟共和国无法从中央得到利益而和平分手,中国体制表面上大一统,内部却矛盾丛生且尖锐,远超前苏联,关键前苏联没有对欧美负债。前苏联解体后,美国给予前苏联国家大量援助,俄罗斯继续给欧洲供应能源,有来有往。而中国不仅自身走到穷途末路,还对美欧日等国企业欠下巨债,届时这些国家将对中国落井下石严厉收债,而不会伸出援手。委内瑞拉是天主教国家,土地肥沃资源丰富,中国的自然资源和环境为发展经济早已破坏殆尽,社会状况和自然环境都远比委内瑞拉恶劣。随着体制崩解,中国社会毫无自组织能力,民众互害更加惨烈,局面更加混乱。

中国体制崩解令世界目瞪口呆。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和GDP第二的国家,也是世界最大的净投资引进国。2008年后,中国被视作世界经济的主要发动机,被普遍认为将赶超美国。中国出现的各种问题,都被世界解读为发展中的正常现象,中国体制具有超强动员能力,能解决西方国家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一旦中国体制崩解,将震撼整个世界,不仅是心理上的惊讶,更涉及到巨大的实际利益。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投资瞬间化为乌有,与中国联系紧密甚至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的国家和企业,将遭受重创甚至破产。

PS:本文不是《守不住的底线 (下)》的正版分析,只是对分析版的关键结论予以阐述。考虑到详尽分析版可能会被某些不可言说者参阅,暂时不发。对于我的长期读者来说,迄今为止所发布的内容已经足够参考。


2018年2月6日?

水星
明春会员
明春会员
 
帖子: 3710
注册: 2012-08-14 18:01
手頭現金: 25,545.00

  • 相似主题
    回复总数
    阅读次数
    最新文章

回到 社会万象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Bing [Bot] 和 8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