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田园我的花

版主: 司徒正

我的田园我的花

帖子归来的心竹 » 2015-01-28 13:29

TY.png

我的田园我的花

一个月前的那个周一,初春的太阳比较温暖,我们从武汉飘到随园,再到大余湾的一道浅冈。我捡到很多松子,将松子敲到兄弟姐妹的身上,他们不来追逐我的笑声,只去争抢滑落草丛的松子。一池水映出碧蓝的天,天空倒悬一排绿柳,柳梢头藏着我的一个梦,茅草丛藏着几张姑娘们的脸。

午后,我们另辟蹊径。穿过一片坟场,见得一面向阳的草坡。一些人围坐嬉戏,一些人躺倒晒太阳。我头枕大地,双脚轻轻搁上一丛草,太阳晒会儿我的左脸,我又换过右脸让它晒。半腹文章也晒过了,我就来晒柳梢头的梦:什么时候我有我的田园?什么时候我有我的花?什么时候我在我的田园观赏我的花?

我的梦追随我的脚步,径入随园的后门。后门亮开一圈栅栏,栅栏那边守候一亩菜园,栅栏这边突兀几块花圃,花圃上方挺现一道山冈。我看第一眼,荒芜的菜园长出辣椒、黄瓜与茄子。我看第二眼,空兀的花圃弥漫月季、牡丹与紫罗兰的芬芳。我看第三眼,光秃秃的山冈缀满桃、李与橘子。我张开双臂拥抱,它们荡然无存。

我问舒涵先生:我的菜呢?我的花呢?我的果子呢?

她说:我追寻半生,都不曾寻得,你又能到哪里寻找?

我说:就在此地,就在当前,就让半生的梦想落实到大地。

我们租下一块地与一面坡,我们要种自己的瓜,结自己的果;要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菜;要在城市的边缘,开创诗意的桃源;要在千帆竞航的激流,伫望五彩缤纷的云彩。

舒涵先生说:不止如此,尚有余地。

我说:我要和我的孩子一起,用山水的绿色滋润疲惫的心田;我要和我的学生一起,共同熏染田园的粪香;我要把传统文化的经典,融入山水田园的怀抱;我要让学生、亲邻与师长,携手沐浴德行修养的春光。

舒涵先生说:话虽如此,仍有余地。

我笑一笑。原来传统,是凌空的方向与标准;原来山水,是踏实的肝胆与情意;原来田园,不啻意味触手可及的真切,而且意味烂漫无忌的自在。我热爱田园,其实是热爱它的诚意与善念:我不欺它,它不欺我;我不心怀敌意,它不以我为敌;我不风狂雨骤,它不天塌地陷。

呵呵,我的田园,曾在我的故乡,曾在我的童年。故乡有鸡犬,有牛羊,有锄头、镰刀与扁担,童年有地皮菜、葫芦宝与豌豆尖。我明白这故乡与童年,正是才华与智慧的源泉。我明白今日的男生与女生,正该追求田园一般的笃定与灵感。

我种我的田园,我种我的花。我种绿色的种子,我收鲜妍的百花。我种德行的种子,我收纯洁的莲花。我种今日的绿色与德行啊,我就收获明日的精英与栋梁。

(网文转载)

头像
归来的心竹
知春会员
知春会员
 
帖子: 174
注册: 2014-10-17 16:42
手頭現金: 2,107.00

回到 散文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