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工厂老板的绝望:开厂10年,创收一堆废铁和一屁股债……

内容:国内外新闻,新闻人物,时事评论,财经评论,对社会各种现象、道德状况、文体娱乐等方面的议论,杂谈,等。

一个工厂老板的绝望:开厂10年,创收一堆废铁和一屁股债……

帖子水星 » 2018-05-17 20:41

最近一个帖子很火,句句戳心
开厂老板都应该听一听


楼主原文如下: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办企业10年,能力有限所以也没有什么发展,一直处于不尴不尬的境地,去年感觉情况不妙,拉了两个合伙人,今天碰头商量下一步打算,他们想继续,我提议关停。

我的理由如下:

1、据我了解的情况,环保只是开始,接下去还有安检和消防会接踵而至。

2、我们当前的厂房条件,无法完成以上几大块的整治,如要继续办工厂必须搬迁到正规的厂房。

3、成本压力太大,现在年缴纳税收25-30万,厂房租金30万一年(100元/平米),如果搬迁到有土地证、房产证的厂房,租金需要75万,添置环保设备后每年电费增加10万,共计多支出85万一年,就算产品价格会有所上涨,也不够新增加的支出。

4、市场前景不明朗,大规模工厂关停,势必造成大量人员失业,没收入就不敢消费,到时候也有可能影响到我们的销售,更加进退两难。

5、这是最重要的一条,我真心累了!开厂10年没日没夜,战战兢兢,担心客户,担心没货,担心工人。

6、总结:10年时间累计缴纳税收170万,支付银行利息90万,为房东创收180万,累计发放工人工资2800万,给自己创收一堆废铁和一屁股的三角债务,不知道这算不算贡献。开厂老板看了,也深有体会,

不少开厂老板纷纷表示
小企业能赚点钱,
是因为当地有完整的产业链,
搬迁到内地就失去这个依托,
根本无法生存的。
关了,大不了打工去,
10年的行业经验和业务渠道
不会比开厂收入差多少的,
还不用担惊受怕。
我是铁了心关的,
现在我损失的是钱,
再撑下去恐怕要损失的是自由,
等这一系列完成,
可能就是要严查税务了,
你也是内行人,
按当今的税负如果企业没有做半点虚假,
哪个工厂能生存?


看你工人工资支出,感觉你税负偏低。
估计也有些不开票的客户。
加上工资部分,不算材料费,
年支出360-400万之间。
你的水电费用应该不低。
10年前起步阶段最少也投了3百万,
真不如当时炒房,白操心了10年。


说实话,能全身退出,
即是成功的智者。
下一步,小微企业更加艰难。
低端的制造业根本没有活路的,
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楼主自己都分析完了,
干脆买好保险,来场火灾吧……

一点不错,接下来就是安检。
我知道不远的一家工厂,
环保上砸进去一千多万,
确实是环保检查都通过了,
但是安检随之而来,这玩意儿明目繁多。
随便一个理由就能给你封掉。

照这行情,还做毛生意
进厂打工一月稳定2000块


开厂 诗一首

今年开厂不好干
站在厂里四处看
处处不见机器转

日照香炉叼只烟
一闲就是三两天
工人也知亡国恨
没有活干就发困
亲朋好友都相问
只说开厂很难混

待到山花烂漫时
没有活干眼发直
问君能有几多愁
盼望早日能出头

-------致开厂的同仁们

001.jpg

水星
明春会员
明春会员
 
帖子: 3600
注册: 2012-08-14 18:01
手頭現金: 24,744.00

Re: 一个工厂老板的绝望:开厂10年,创收一堆废铁和一屁股债……

帖子水星 » 2018-05-17 20:44

一个老板的无奈与绝望

内容来源于21财闻汇、博闻(ID:lbw345)、华夏时报、凤凰财经(finance_ifeng)

因为债务问题,这些天我一直在催促王老板还款。王还算是有教养的老板,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天天电话催促,每次都笑脸面对,从不显露半点不满。他是深圳的大老板,而我只是深圳一家公司的小小职员,身份和地位的落差并没有造成我们俩沟通的障碍,这得感谢他的大度和一直养成的小心翼翼。

每一个看似成功人士背后的凄苦并非其他人能懂。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创业的经验的王老板来说,这个曾经号称中国最开放的城市——深圳,已经让他觉得越来越力不从心。

他是做实业的,主要的客户是国企和上市企业,这要是放到过去,这是非常好的业务。但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当下,这个过去看似很好的业务,却成了他的痛苦来源。

客户的回款越来越慢,账期越来越长, 按照正常的财务算法,原来平均每笔单有36% 的毛利,这是相当不错的行业和收益,但是现在客户的款回不来,账期从原来的一个月一结算,变成现在半年一结算,王老板自己大额垫资,倍感压力。

王老板的公司是生产型企业,有一个近300人的厂子,按照现在深圳的工资水平,加之他的产品技术含量较高,员工待遇自然要好,现在员工的月平均工资5000多元,加上各种保险和公积金,他每个月要承担每个员工6000多元的成本。就人力成本这一项,他每个月的开支近200万元。外加厂房、电费、水费、税费和各种公关费用,每个月的开支超过300万元。这300万元的费用是不管刮风下雨都得支付的。

可问题是,产品生产出来了,也卖了,但货款却迟迟不得收回。他自己估算了一下,就今年上半年,他已经垫付了三千万的货款。而且根据现在的形势,只有可能越垫越多。这样下去换了谁都受不了。

原本他认为只要自己坚持过了这段艰难的时期,好日子就会到的。而且政府不是说了吗?开启供给侧改革,让资金进入实力。——然而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

日益紧张的资金链,让他自然而然的想到银行贷款。银行贷款并不简单,当他去银行咨询贷款的时候,银行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有房产吗?在当下的深圳,相对于房产而言,公司的经营状况和项目本身根本算不了什么,就算你是乔布斯,拥有最好的手机产品,如果他在中国,依然是一毛钱也贷不到。刘只好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到银行,花了很长时间,终于贷到了八百万,这样才使得公司业务正常运转。

王老板跟我说,他累了。他说:自己为了这个国家的就业做贡献,但作为第三等公民的民营经济,负担最重的税负,解决最大的就业岗位,却没有应有的地位,当下如果还要坚持做实业无非是找死。王老板还说,钱已经足够两辈子花了,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理想,去受无谓的罪,毕竟,当下已经不是一个有“梦”的时代。

王老板说:凭什么让他辛辛苦苦的为这个国家养活300多人,却得不到国家任何一点支持,反而成为盘剥和打压的对象?等他今年把所有的款项收回,不再扩大生产,慢慢把原来工厂里的员工分流,最后还是打算把工厂关了。

看到现在做金融的人,甚至做高利贷的人都能潇洒的过日子。他选定了自己未来的两条出路:1、退出实业,把实业交给国家去做,自己也从事投机投资,做轻资产的买卖;2、变卖家产移民。王老板选择第二项的可能非常大,毕竟自己的孩子已经在美国留学。

两三年以后,深圳又少了一个踏踏实实做实业的老板,多了一个炒房的炒客;或者中国又少了一个优秀的国民,西方多了一个消费的富翁。

王老板只是过去和现在千千万万在深圳苦苦拼搏的创业者中一员,他今日的选择不是孤立事件,无数个曾经满怀热情以实业造福社会的创业者选择抛弃实业,甚至抛弃中国。

老板关闭工厂买4套大房:不幸的是没买更多

“忙得焦头烂额收入还不够给员工发工资,一句话早上岸早解脱。”东莞某灯饰厂唐老板说,最好赚钱的还是买房子,他在两年前将工厂关闭在广州买了4套房。

7月的金融数据显示,像他这样做实业的企业主或许更多在逃离,转身投入到房地产投资当中。

“不幸的是没买更多”

唐老板在东莞的灯饰厂最忙时有100多名工人,灯饰订单多数都是出口产品,忙碌时车间连续几个月加班,“后来生产逐渐下滑,加班很少了,一是订单减少、价格下降没钱赚了;二是员工工资一直在涨,减少员工又导致订单主动减少,还要倒贴钱来发工资,你说不关门干什么?”

唐先生2014年下半年果断关掉工厂,回到了广州的家,动用了亲人的指标陆续买了4套大房子。“幸运的是买了房,不幸的是没买更多。”他笑着说。

央行数据公布,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4636亿元,远低于市场8000亿元左右预期,同比少增1.01万亿元,创近年来新低。其中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75亿元,几乎全都是房贷撑起,企业新增信贷为负增长。

难道没人愿意借钱干实业,都去炒房了?海外对冲基金经理付鹏分析称,银行对实体经济惜贷甚至是抽贷,放款业务主要依赖政府部门和房地产销售,“7月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了5122亿元。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扣除贴现后为负,意味着贴现可能大部分流向了房贷。”

国泰君安银行业分析师王剑认为,归根结底还是经济不好,私营部门自己的风险过高了。这是个更宏观的外生变量,银行只能选择去做更低风险的业务,比如按揭、政府项目。

企业债务已经不堪负荷, 2015年家庭负债率40%左右,发达国家在75%左右;企业负债率130%左右,为全世界最高国家之一;政府负债率差不多55%,与新兴国家相当,距离发达国家90%还有较大距离。

债务不会消失,只会转移,为了使企业部门杠杆下降,银行的房贷不良率远低于1,于是拼命给个人贷款买房,给家庭加杠杆。而个人最爱投资的也非房子莫属。

房地产的火热继续上演,一线城市地王频出。8月17日,位于上海静安中兴社区一幅住宅地块挂牌竞拍,最终拍出110亿元地王,楼面地价14.3万元。

货币继续脱实向虚,房地产持续狂欢。近日在海南三亚举行的2016博鳌房地产论坛上,经济学家向松祚对地王频出表示担忧,“这恰恰说明中国经济的不健康,和中国经济面临急剧的脱实向虚的结构性失衡。”

甚至有一些制造业企业拿到了银行贷款后,根本就没有进行实体投资,而是去炒房了。“我对银行的数据比较敏感,这里面真的都是改善性需求,都是刚性需求?” 在向松祚看来房价快速上涨,更多是资金在推动,而非实际需求。

危险的数据?

东莞很多企业主没有唐先生幸运,近日,东莞某纸类制品有限公司倒闭后,其累计拖欠工人工资、经济补偿金、海关关税、供应商货款共计4700余万元,当地法院拍卖其名下资产等方式已执行900余万元。

倒闭、欠薪、供应商货款追偿、资不抵债……最近几年,部分制造业企业老板陷入困境,而那些自认为“转型”成功的,都是退出企业经营转身投资房子的。“我辛辛苦苦做了十多年工厂,还不如买了几套房子赚钱。”唐先生感叹道,做企业赚钱后要不断加大投入,竞争大压力大,连觉也睡不好,买房子躺着也能赚大钱。

企业7月新增贷款大幅度萎缩,在7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4636亿元当中,企业贷款没有新增,且反而减少26亿元,环比骤减6114亿元。企业新增贷款负值这在历史上仅是第二次,上一次是2005年7月。

这是否已经说明实体经济到了危险边缘?付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实体经济凋零,盈利、偿付能力都差,金融体系市场化决定了他们必然的选择。要么企业死掉了,要么自己主动关闭了企业,资金需求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信心一旦崩塌,就算银行愿意贷企业也不愿意要。

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房价不断上涨,地王不断浮出,一线城市房价收入比创下世界之最,市场担心房市泡沫破裂,但如今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新的经济结构还在重塑,传统经济仍在倒闭、兼并重组等痛苦转型之中,向松祚说, 2015年年报的2800多家上市公司当中,40%的公司一年的利润不到1500万,但随便炒几套房,利润可能就是几千万,“这样的一个经济情况是健康的吗?”

不过,央行却认为不宜对7月贷款数据过度解读,受到基数、季节性等因素影响,如7月、10月等是明显的贷款“小月”,同时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减少存量企业贷款,及不良贷款核销处置等原因,此外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多渠道融资对贷款形成替代。

企业新增信贷负增长,实体经济不景气,但这次很难会“刺激”央行再次宽松。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

水星
明春会员
明春会员
 
帖子: 3600
注册: 2012-08-14 18:01
手頭現金: 24,744.00


回到 社会万象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5 位游客

cron